萨省移民萨省投资移民萨省技术移民联邦技术移民 环洲专注联邦技术萨省投资移民资产要求低,投资金额少,办理速度快,简单快速拿枫叶卡,让您省时省力更省心!

咨询热线:

13537863360

移民资讯

移民资讯您当前的位置:萨省投资移民 > 移民资讯 > 移民新加坡,我还能叫中国“祖国”吗?

移民新加坡,我还能叫中国“祖国”吗?

发布时间:2020-03-17 14:43:54
环洲移民声明
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 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。 新加坡人、新移民、外国人、华人、华侨......,这些字眼总是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涉及到这些词汇的时候,往往会引发不同观点的碰撞,毕竟每个人的格局、胸襟、包容性不同。 今天早上,九龙会会长陈文平先生的朋友圈里上演了一场“辩论”,作为曾经的“辩手”,不自觉的有点“嘴痒”,便来凑凑热闹。这个“辩题”恰恰就是和身份、认同感有关系。 这场“辩论”缘起于陈会长刊登于《早报》的一篇文章《过路人》,讲述了他把中国称作“祖国”,反遭友人对他身份的质疑。让我们先来透过《过路人》看看陈会长的经历,以及所引发的一些讨论。 写这篇文章时正好是7月1日,是香港回归中国20周年的大喜日子。我也在这天来到北京,与在北京工作的大儿子和朋友吃饭时不经意间谈起香港,他们都很关心香港情况,我也分享了看法。 非常荣幸受到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邀请,于6月28日参加了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招待会。隔天我在面簿和微信朋友圈发表了我出席典礼后的感言,我写道:“我有幸参与这庆祝盛典,祝愿香港永远在祖国的关爱下繁荣昌盛,人民幸福。祖国好,香港好;祖国强,香港强!” 没想到一名本地人、也是我很好的朋友看到后,马上质疑我的身份。他说他是新加坡人,问我是什么人?我说我是在香港出生,入籍新加坡的中国人。他不满意我的回答,既然入籍当了新加坡人,为什么还称中国为祖国?他认为我的祖国应该是新加坡而不是中国。 我解释,我很爱并忠于新加坡,但祖国是Country Of Origin的意思,是一辈子的,是中国老祖宗流传下來的传统文化。我们会认祖归宗。虽然换了国籍但祖国是不变的,因为我们大多数都会尊重我们的祖先。 我在这里生活了27年,太太与两个儿子都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。因他不认同我说中国是我的祖国,就把我降至与外来劳工和女佣般的“过路人”身份。 我一个朋友,在这里工作生活了10年,成了新加坡公民,孩子也在这里出生,但邻居还是经常会问她什么时候离开新加坡回中国。在本地邻居眼里,她们就是过客,应该要回中国的。 在这里生活了27年还得不到认同?继续被称为新移民。九龙会成立了27年,也是新移民团体,叫我们移民团体,不要加一个“新”字不是更恰当吗?我21岁第一次去中国公干,当时朋友称我小陈,但现在都被称为老陈了。是否对新移民的定义应该也要与时並进? 除此之外,我又经常被不同本地人教导和更正,说我只能称为华侨,因我是移民第一代,但我在新加坡出生的儿子就得称为华人而不能称华侨。 老实说我只听过富不过三代,原来这里某些人的规矩是华侨也不过一代。但我在其他国家碰到许多第二代、第三代,甚至有一些连华语都说得不灵光的,都说他们是华侨。 相信在海外生活的华人如想继续作为桥梁与中国保持往来接触,都会认为自己是华侨,这不应该硬性规定一个说法。 中国政府只称香港、澳门和台湾地区的人民为同胞,不会称其他海外华人为同胞。新加坡虽是中国以外最多华人的国家,但我觉得不需要过于敏感华侨或华人之区分,因只有很少数会称自己为华侨,但少数並不代表是错的。 其实外在的称号并不重要,最重要是自己内心的想法和实际的行为。新加坡是民主自由的国家,有言论自由。我相信比较有偏见想法的人只占少数。政府的立场和政策一直都要吸引新移民,并大力鼓励和推动融入社会。 我也愿意继续尽一分绵力以老移民过来人身份去帮助新移民,参加更多本地的社区活动和交流。希望双方都能伸出友谊之手做好朋友、好邻居,而不要把心胸和手掌收紧以拳相向!四海之內皆兄弟,更何况是已经移民过来的朋友? 小儿子两年前去英国留学,大儿子去年12月去北京工作,一开始都很不适应,但幸好有当地朋友给予他们帮助,而顺利过渡。相信所有移民都会碰到在新加坡新生活的问题,尤其不是一个人的事,更是一家子的事。从衣食住行到子女教育、医疗保健、工作和精神娱乐等等,每天要面临不同的挑战。 “上一次我‘过路人’的文章有很大的反响。现在引发一些讨论也很不错。新加坡是有言论自由的,这种话题大家多谈可以增进相互了解。但我还觉得现在的养母应该允许我称生母为母亲。虽有各有不同意见,但最重要是互相包容。不要以言入罪。谢谢!” 原来是名为林叔献的读者,针对陈会长的“过路人”发表了不同的看法,提出了一些质疑,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他觉得已经加入新加坡国籍,仍然把中国称作“祖国”是不恰当的。同样,让我们也来看看林叔献的《移民与祖国》,了解下他的观点和看法。 7月10日《联合早报·新汇点》四合院栏目刊登了九龙会会长陈文平的《过路人》一文。根据文章所述,陈先生参加了庆祝香港回归中国20周年招待会后,在面簿和微信朋友圈发表感言时,因为把中国大陆称为“祖国”,引来他的一个本地人朋友质疑他的身份认同。陈先生在文中为自己称中国大陆为“祖国”辩护,也对朋友说他是“过路人”而感到很委屈。 陈先生对“祖国”的观点和解释,我无法认同。不少新加坡人对于比较感性的词,如父亲、母亲、兄弟、姐妹、朋友、老师、爱、家、祖国等的认识,是小时候听长辈或查字典的解释启蒙。之后的人生经验进一步丰富了,我们对这些感性字词的体会,字典也解释不了这种情感,我们也不轻易使用这些词。例如我不轻易称呼人“老师”。又如“母亲”的字典解释是“生我的人”,但我们都知道,经过生活的磨练,我们对“母亲”的认识已经不是字典上的意思了。 我不轻易叫一个人“母亲”,或称呼一个国家为“祖国”,能叫母亲的人和祖国的国家,在我心中的地位绝对不是一般的重要。我对祖国的理解是:我的国家、我的整个心所在的国家、我最关心且最想回去的国家。 家母今年90岁,在中国大陆出生,小时候跟她父亲移民到泰国,后来嫁给先父,移民来新加坡。家母没上过学,50余岁时自学念佛经,才开始识字,多年后方能看报纸。她是《联合早报》的忠实读者,每天花几个小时看报。她最关心的新闻是新加坡新闻,最关心和最爱的国家是新加坡。没看她关心过泰国或中国大陆。对她来说,新加坡就是她的祖国。 有一个好朋友,在中国大陆出生,小时候跟父母移民来新加坡。在大陆读中学后回来新加坡定居。他从商,在新马代理中国产品,赚了很多钱。他的政治立场倾向中国大陆,但是始终坚持新加坡是他的祖国。 新加坡国小民寡,人口流动大。大部分新加坡人跟我一样,在生活和工作上,认识和遇到很多新老移民和外国人,也认识不少移民到外国的新加坡人。此外,有很多国人跟我一样,有在外国长住的经验。因此,很多国人对于国外的环境和外国人,有不少的交流经验和了解,这算是新加坡社会的一个特点。同很多国家相比,新加坡社会对外国人是很开放的。政策就更不用说了。 独立后的新加坡没有发生过有组织的激烈排外事件,也没有以排外为号召的团体。2015年的大选曾出现以新加坡人为先的政党,结果是一败涂地。我们是一个多元种族、宗教、语言和文化的国家,大家一直和谐相处。简单来说,我们已经习惯与“不同”的人相处,排外绝对不是主流思维。 不过,相比于很多国家,新加坡人是保守的,对不是很熟的人一般不轻易或不表露真实情感。例如在知道你是新移民时,一般不会对你表示热烈欢迎,更不会以拥抱来表示欢迎。 我个人欢迎新移民,以及外国朋友来新加坡工作和学习,也非常愿意协助大家融入新加坡。我认为,有没有称新加坡为祖国,跟是否融入新加坡没有多大关系,也跟是否效忠新加坡无关,毕竟在成为新加坡公民时,已经宣誓效忠了,至少在法律和形式上如此。不过,如果在成为公民后公开称呼另一个国家为祖国,表露对他国的深厚感情,肯定会吸引眼球,引起一些人的质疑和争议。 不论是对物、人或国家,感情是需要双方努力培养、长时间累积和沉淀的。让我们求同存异,一起为新加坡的未来努力。 我个人觉得养母是否允许称生母为母亲,是一个胸襟的问题,毕竟很多华侨可能已经不是第一代南洋人了,但还是觉得中国是祖国。华人称中国为祖宗总没有错,确认了这样的亲属关系之后,按照辈份排下来,称其为母亲应该是理所当然。 当然也有这样的情况,孩子被送到了新的家庭,新的家庭不允许孩子和亲生父母有认同感,这是一个胸襟的问题。但我还是觉得,新家庭应该为孩子对原父母有感情而感到欣慰,因为,至少这说明,孩子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,是一个重感情的人;选择加入新的家庭,尤其是在自愿的前提下,说明了孩子想融入新家庭的意愿;孩子能否融入到新的家庭,也要靠新的家庭来共同努力。 林叔献的观点很好,“我对祖国的理解是:我的国家、我的整个心所在的国家、我最关心且最想回去的国家”,我个人表示十分的认同,对于很多新移民而言,一定是因为喜欢新加坡这个国家,对新加坡有感情,所以才决定留在新加坡,加入到新加坡的。对新加坡有感情,加入新加坡国籍,并不代表着必须和原来的国家切断所有的感情,对于很多新加坡的新移民而言,虽然已经换了国籍,但他们同样还是极为关注中国的发展,而且希望经常回去走走,对中国还是很热爱。所以,我觉得根据笔者的观点,主要以“情感和心之所向”来定义“祖国”的话,移民新加坡之后,还是可以称中国为“祖国”的。简而言之,对于很多新移民而言,关注和热爱的是两个地方,一个“生我的地方”和一个“养我的地方”。 紧接着,我觉得笔者的另一个观点就和以上的观点有点矛盾了,“我认为,有没有称新加坡为祖国,跟是否融入新加坡没有多大关系,也跟是否效忠新加坡无关,毕竟在成为新加坡公民时,已经宣誓效忠了,至少在法律和形式上如此”。根据笔者的这个观点,“祖国”又变成了一“法律和形式”,跟“情感”并无关系,只要宣誓了就可以。 “新移民可以对新加坡没有足够的感情,但是公开的表露对原来国家的感情就是不恰当”,这样的观点真的是很难让人接受。历来,华人华侨都是和中国有着深厚的情感,中国遇难时,海外的华人华侨总是挺身而出,出钱出力;为了促进中国大陆的发展,海外的华人华侨们也是常常捐款,铺路修桥建学校。如此公开表达对中国大陆表示深厚感情的大有人在,新加坡的陈嘉庚先生、香港的李嘉诚先生、印尼的李文正先生等等。这种公开的对中国大陆表达“深厚感情”的举动,迎来的是掌声和赞扬,而非“质疑和争议”,所以,对于作者的这一观点,也实难苟同。 最后再来谈一个观点,“相比于很多国家,新加坡人是保守的,对不是很熟的人一般不轻易或不表露真实情感”。我个人反倒觉得和很多国家比起来,大部分新加坡的朋友们是开放的,很容易和外国的或者外来的朋友打成一片,当然这不否定有一些新加坡人是保守的。恰恰是因为“我们是一个多元种族、宗教、语言和文化的国家,大家一直和谐相处。简单来说,我们已经习惯与“不同”的人相处,排外绝对不是主流思维”,所以“开放”、“包容”已经在新加坡的文化里根深蒂固。 因此,我觉得,生活在新加坡,大家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对别的国家公开流露感情而感到不适,甚至去质疑,这样的争议反应出来的只是胸襟和格局的问题。

免责声明:文章《移民新加坡,我还能叫中国“祖国”吗?》来至网络,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!


'); })();
微信二维码
'); })();